有为法三共相、全然觉悟 -- 菩提比丘 -- 觀智的開展---早期佛典與烏巴慶、葛印卡內觀法門的比較研究(2)


 V.1 三共相

根據巴利經典中「根」 (indriya)的標準定義,智慧主要在於洞見生滅,亦即無常。同一定義附加說明這種覺知應該是有穿透力的( penetrative),才能導致從苦中出離[33]

此段話指出觀無常對於發展智慧來說是必要的。其它經文也說洞見五蘊的任一蘊或六入處的任一處的無常本質,是圓滿正見道支的方式[34]——《大四十經》( Mahācattārī-saka-sutta)及其對應的經典說正見是整個八正道之首[35]

觀生滅也是《念住經》裡念住修行的一個關鍵重點。以感受為例,禪修者應該要覺知它們生起、滅去、以及生滅的本質[36]。以此方式禪修的重要性在於,它區別了只是念住( satipaṭ-ṭhāna)以及念住的修得( satipaṭṭhānabhā-vanā)[37]

基於對無常的完全體會,進一步須洞見另外兩個共相(lakkhaṇa)。這個進展的描述可見於經典中的標準問答,傳統上認為也是佛陀使五比丘完全覺悟的教導。根據此教導,五蘊的每一蘊,以及隨之而來的個人所有的主觀經驗,是首先要見到無常的。體會到無常後,進一步體認到其中不可能有任何持續的滿足,亦即,無常故苦[38]。然後這又引導至洞見任何無常、苦、具變化本質的東西,都不當作「我的」,不視同為「我」,更別說把它當作「自我」[39]

同樣的基本模式也構成一組想的基礎,依下列三個步驟進展:

- 無常想;

- 無常苦想;

- 苦無我想[40]

陳述這些想的方式顯示,從一共相進展到另一共相並不需要改變對象,而是改變觀點。以慧見為無常的,現在見到是苦的;事實上正是因為它無常所以是苦。然後苦的被觀為無我;同樣地,正是因為它苦,所以沒道理把它當作「我的」,或認同它,說「我是這個」或「這是我的自我」[41]

這幾段話顯示了三共相如何彼此相依而立。同樣的進展也是葛印卡內觀禪修法的主要特色,內觀禪修的要點首先著重的是,對無常的覺知建立持續穩固的基礎。之後在長期課程中,禪修者被要求從觀無常進展到體會苦及無我,好準備突破到覺悟。

V.2全然覺悟

根據舍利弗(Sāriputta)的說法,藉由從一系列相關的觀點來觀五蘊可以到達入流(stream-entry),這些觀點就是從無常及苦開始,最後終於無我[42]。當被問及達到更高階段的覺悟(一來果、不還果及全然覺悟)時,他描述了相同模式的觀法。亦即,進步到更高階段的覺悟,需要持續加深同樣的決定性洞見。

舍利弗自己的覺悟記載於《長爪經》( Dīghanakha-sutta)及其對應的經典中[43],經中提到當佛陀開示關於感受的真正本質時,他在現場。開示中相關的部份強調愉悅、痛苦及中性的感受都是無常而緣生的。見到這點,就會從對感受的迷戀中清醒,厭離生起而獲得解脫[44]。聽到這個教導,舍利弗體悟到佛陀正指出必須從直接了悟來放下感受,這個洞見觸發了他的全然覺悟[45]

佛陀另一位上首弟子目揵連( Mahāmog-gal-lāna)的全然覺悟記載於《增支部》( Aṅguttara-nikāya)及其對應的經典中。經中說佛陀教導目揵連各種克服昏沉的辦法。在教導結束前,目揵連詢問如何從貪愛完全解脫。佛陀答道,要藉由觀所有感受為無常、滅去、寂滅且是應放下的事物。這樣的觀察導致毫無貪求並達到解脫[46]。據注釋書說,目揵連因此教導而獲得全然覺悟[47]

佛陀這兩位上首弟子的例子清楚說明了,觀感受的無常本質如何能為全然覺悟帶來最後的突破。

---------
节选自: 

觀智的開展---早期佛典與烏巴慶、葛印卡內觀法門的比較研究(2)

http://yifertw.blogspot.com/2011/05/2_06.html